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体育健身

深一度|青岛海牛坚守30年:足球需要情怀,更急需“面包”

时间:04-29 来源:体育健身 访问次数:109

深一度|青岛海牛坚守30年:足球需要情怀,更急需“面包”

4月24日晚,距离青岛海牛本赛季中超联赛第一个主场对阵北京国安的比赛进入最后24小时倒计时,几位俱乐部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首陈奕迅的《十年》。时隔十年后,青岛海牛终于重新回到了中超赛场——此时,距离他们降级过去了整整3460天。海牛球员赛后感谢球迷。新建的青春足球场,见证了海牛3464天以来的又一个主场和又一场中超胜利,现场近2.5万名球迷赛后集体高歌《真心英雄》,更是展现了蛰伏背后的坚守。作为从1994年职业联赛元年就参加联赛的俱乐部,海牛在中国足坛已经经历了近30年时间——这是一支典型的民营俱乐部,历经金元时代洗礼后俱乐部依然能够屹立不倒,投资人的情怀是重要因素,但想要可持续发展,现在的海牛更需要“面包”。青岛海牛投资人乔伟光(右)。10年的轮回和巧合或许是巧合,或许是中国足协的有意安排——2013年11月3日,联赛最后一轮,海牛在北京工人体育场0-1输给北京国安,经历降级;回到中超的第一个主场,他们的对手恰巧也是国安。当时国安主帅是斯塔诺,2016年他执教北控,最后一轮又把海牛从中甲打到了中乙……今年重返中超,海牛原本也想请斯塔诺执教,给了他三天考虑时间,最后斯塔诺选择去了土耳其。否则,这段结合势必又可以引出很多话题。当年和国安比赛的赛后,海牛俱乐部投资人乔伟光在工体替补席痛哭的镜头,也成为中国足坛名场面之一……而一位当时正在现场的工作人员,搀扶起了坐在替补席上的乔伟光,这位工作人员如今作为比赛官员来到了青岛——两人恰巧在球场巧遇,谈起当年的往事,已经可以互相开起玩笑,“当时主要想怎么乔总还不走,耽误我们下班,就赶紧上去把乔总搀走。”乔伟光始终坚持着对俱乐部的投资。再次和国安相逢,这是不是一场复仇之战?乔伟光对澎湃新闻记者感慨说,“没有复仇的概念,说实话,当时我们也没有想到会降级,倒数第二场主场赢球后(1-0击败舜天),到了工体只要拿1分就能保级了,心想这应该没什么问题。国安也就是正常踢,只是我们输了而已……” 当时刚刚毕业没几年的张冬,在看台上目睹了球队降级的全过程,“脑子里都是懵的。”现在,他已经是中超最年轻的俱乐部总经理,现在回过头看当年的降级,张冬认为很正常,“金元足球时代很多俱乐部投入都很大,海牛也被迫多投一点,但依然是投入最少的俱乐部之一,降级并不意外。”痴心的青岛球迷。遵循正常的足球规律对于海牛来说,某种程度降级也是因祸得福。他们躲过了金元足球烧钱最厉害的几年,俱乐部始终处在降而不散的状态,这其间,太多有悠久历史的俱乐部走到了解散这一步——辽足、延边、上海申鑫、北京人和、贵州恒丰、武汉长江、广州城、河北队……但海牛,经历了中超、中甲、中乙的自由落体,在止住颓势后重新崛起,重新杀回来了顶级联赛。“球队一开始的定位,是要打造百年俱乐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的历史阶段,有升级有降级,有过在中超、有过在中甲、有过在中乙,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的情况。”“谁都不敢保证一支球队永远站在顶级联赛,谁也不敢保证一支球队永远留在低级别联赛。所以不管大环境怎么变,球队应该遵循一种正常的足球规律,正常发展。”“哪怕大环境风云突变,球队自身不具备实力,又降级了,我觉得这也是很正常的。”张冬对澎湃新闻记者说,自己已经看淡了这些年的起伏,“当你真正经历了三个级别的联赛,经历了起起伏伏,才能看到中国足球很多最基层的东西。”“基层联赛才是整个中国联赛的基础,试想如果没有这些基层联赛的支撑,最顶端的联赛怎么会越来越好呢?”家喻户晓的符号和北京国安、山东泰山、上海申花这传统三大球队一样,青岛海牛也是中国足坛不折不扣的“老字号”。俱乐部成立的日子可以追溯到1993年12月31日——职业联赛元年,青岛海牛从甲B打起,成为职业联赛元年创始俱乐部为数不多依然存活至今的案例。球队第二年就冲上了甲A联赛,之后,青岛曾经在李章洙执教时期拿到了足协杯冠军。2004年底,中能集团接手球队,自此青岛海牛进入中能时代。中能集团属于私企,等于说靠着投资人乔伟光个人输血养活俱乐部,这注定俱乐部投入不会很大,球队成绩也始终处在中下游,但每年总能完成保级,一度赢得“不死鸟”的称号。直到2013年至今,最近的10年的起伏让这支球队更具传奇色彩。“我觉得坚持下来,一是乔老板的情怀,二是一种责任。这支队伍建立时间太长了,这么老牌的俱乐部,如果说解散了,那真的太可惜了,太不负责任了。”张冬说。“大家都希望俱乐部能取得好成绩,但站在客观事实的角度,这个球队在上限上肯定有一定的瓶颈。”对于俱乐部的愿景,张冬希望球队能成为青岛家喻户晓的符号,“现在提到青岛,大家都会想到青岛啤酒、海尔、海信。以后提到青岛,我们希望大家能想到青岛海牛这支球队。”想要让海牛成为一个符号,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青岛是足球城,球迷对球队的要求比较高,更喜欢看顶级联赛的球队比赛甚至是欧洲顶级联赛。“放在中国,现在没有哪家俱乐部能够做到像国外俱乐部那样,具备那种程度的底蕴,降到低级别联赛依然有很多球迷去现场支持。中国俱乐部的大部分球迷,是以成绩为主。”“所以球队接下来的发展,会慢慢淡化这种层面,把其他方面的东西融入球迷心中,希望能够慢慢改变球迷。”张冬说,“我们走进校园,和许多青岛本土与老百姓息息相关的企业合作,让足球更多走进大家的生活,让足球更多融入到这个城市里面。并非让球迷觉得,我就是为了看这场比赛、看球队的输赢。”“我们的球迷团队都是非常死忠的,从我们降级,到我们打回来,我们的球迷组织都没有解散过,和我们一样。”“我们也提出了新的目标——抛开竞技层面、淡化竞技层面,让球队更多能够传递一种人文情怀、家乡情结。包括通过足球,传递一些正能量。 ”球衣“裸奔”,愁坏海牛海牛和国安的这场比赛,现场两张图片颇有意思,一张是看台上的一条横幅“约翰农场携十万芦花母鸡,为海牛加油”,另外一张照片是有人背着啤酒桶卖啤酒,15元一杯。和这两张很接地气图片形成反差的是——海牛球衣胸前和后背这两个主要区域,都没有售出广告,海牛也是为数不多几家胸前广告球衣“裸奔”的俱乐部。当然,整个联赛其他俱乐部情况也不是很好,一些俱乐部的胸前广告,也都是投资方母公司相关联企业贡献的,但至少能实打实带来一些收入。张冬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各个俱乐部其实招商都不是特别顺利。这几年,足球负面的东西太多了,大家对于足球的赞助和投入都是非常谨慎的,怕引起一些负面的东西。”“青岛的企业对足球的投资热情也非常低,基本趋于零。这个是大环境造成的,不是靠一家俱乐部能够改变的,要靠中超16家俱乐部一起努力,大环境好了,所有俱乐部都会受益的。”话虽如此,海牛方面多少有些不甘心——因为一家本地知名企业成为了南方一家中小俱乐部的小赞助商,这家企业甚至还和韩国联赛相关球队达成了赞助协议;另外一家知名企业则成为北方一家豪门俱乐部球衣后背区域的赞助商,“希望我们这里,四五轮之后,有可能会有进展。”经营问题,放在前几年并不凸显,因为打中乙和中甲支出费用不高,低级别联赛本身也不存在营收这项内容,“俱乐部拿到的赞助其实也没有多少钱,都是靠一些关系,给我们挂上胸前、背后广告。”但到了中超,张冬估计今年预算比起去年至少要增加50%,开源显得尤为重要,因此海牛内部做整体发展规划时定了基调。“首先俱乐部必须有挣钱的能力才能存活,而不能一味地依靠政府、单独依靠老板的热情和情怀,我觉得这是不长远的。”面对澎湃新闻记者,张冬甚至表示,“可以拿出来运营的,包括广告牌、袖章、甚至衣食住行,包括球员吃的鸡肉、牛肉、鸡蛋,这都是可以赞助的,我们也不怕丢人,这都是很正常的。”张冬估算过,乔伟光投资俱乐部20年,总投入差不多在20亿元左右——如果把投资人和俱乐部之间比作是婚姻,那么所谓情怀可以看做爱情,但想要这段关系走得更稳更持久,“面包”也绝对必不可少。随着如今中超联赛绝大多数俱乐部贴上国企属性,像海牛这样的私企俱乐部已经愈发珍贵,他们能否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是中国足球生存环境改善的真正风向标。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体育健身